一月新闻排行

李培根:自由发展与人文情怀

发布时间:2012-04-27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李培根浏览次数:104531


    我今天的话题是关于教育的话题:如何让学生自由发展?教育的根本问题到底是什么?国人应该有什么样的意识?学生应该有什么样的意识?教育者应该有什么样的意识?这是长期以来高教界非常关注的问题。
    
    
大学,现在似乎只是一个社会的风向标,这是不够的。大学至少应该在很多领域起到引领作用,能够引领社会进步,乃至引领文明进步。站在大学———这一人类文明创造出的神圣殿堂里,我们应该对这些问题作更深入的思考。
    
    
到底教育的良心是什么?我们对教育应该有什么样的人文拷问?对受教育者来说,尤其是大学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自觉?教育者和被教育者应该有什么样的意识?
    
    
下面我将分四个话题来进行阐述,第一是教育的面向,第二是让学生自由发展,第三是学生意识,第四是教师意识。
    
    
教育应面向什么?

    人、世界和未来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教育的面向认识是不清晰的。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们的教育是面向政治的教育。当然,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有时候我们强调“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面向政治和面向生产劳动都需要,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更高层次的教育应该是真正面向人的教育。
    
    教育,应当是面向人的教育。
    
    
党和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对教育目的有着不同的提法。
    
    
1957年毛泽东提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对这大家可能非常熟悉;1958年提出“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正是我所说的在很长时间内,是面向政治和生产劳动的;1995年,人大八届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明文规定“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十六大时,提出“坚持教育为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这些提法都是党和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教育的基本要求。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对教育培养目标的认识在不断深化。教育应该是真正面向人的教育。
    
    
我有个观念,中国教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真正对学生开放。不是学生来上学了,就说学校对学生开放,真正的对学生开放,是指教育对学生心灵的开放。
    
    
教育,应当是面向世界的教育。
    
    
在谈教育的面向时,我们经常强调面向社会和业界,尤其是在今后中华崛起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得面向世界。中华未来真正的崛起,需要文化的崛起,而不仅仅是经济和国防的崛起。
    
    
要实现文化上的崛起,不仅要学习别人的文化,也需要让别人了解我们的文化,需要输出我们的文化。所以,我们的教育必须是面向世界的教育!
    
    
我们大学生如何具有全球视野,又如何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提高人才的竞争力?
    
    
很多外国人到中国来学习,那么大学,尤其是中国的一流大学,如何具有全球影响力?
    
    
我们和世界的共同语言是什么?有没有和世界的共同语言?这个语言,不是指中文或是英文,而是关于价值观的问题。我们如何能够和其他民族、国家进行有效的价值观沟通?
    
    
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深思考,从教育的手段来说,现在的世界一流大学,有很多的措施值得我们借鉴。
    
    
教育,应当是面向未来的教育。
    
    
长期以来,教育基本上是面向现在,对过去也强调得不够,对此我们失去了很多的记忆。
    
    
对于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我们不仅仅要有对辉煌历史的记忆,也不能遗忘过去苦痛的记忆。当然,我们的教育最应该面向的是未来,这一块我们做得很不够。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里写过这样一段话,现在读起来依然振聋发聩。
    
    
“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
    
    
一百多年前说的话,何等豪气!大学教育真的是要让大学生常常地思考将来,我们做得并不好。
    
    
梁启超还说:“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使举国之少年而亦为老大也,则吾中国为过去之国,其澌亡可翘足而待也。”;“制出将来之少年中国者,则中国少年之责任也。”
    
    
我们的国家,应该成为“未来之国”;我们的大学生,应该“果为少年也”,这是我们教育的责任!
    
    
最高层次的教育是什么?
    
让学生自由发展
    
    
第二个话题讲让学生自由发展。
    
    
马克思:让人能自由自觉地活动。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他又说:“一个种的全部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人的类特性恰恰就是自由自觉的活动”。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几时想过人的自由发展?我们甚至不敢谈论自由发展这个话题。
    
    
但我想把马克思请出来是可以的。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社会实际上追求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但前提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虽然马克思不是在谈教育,但是这话对教育的启示很大。
    
    
要使人自由发展,教育的责任很大,甚至,教育是最根本的问题!
    
    
当然,教育让学生自由发展,显然不是指对人的原始与野性的放任,而是在教化之后的更高层次的一种觉悟。要达到这一境界,显然要依赖教育。所以我认为教育的问题,乃至教育的最高目的,是让学生自由发展。
    
    
一位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校友,曾跟我说这些年悟到最深刻的一点就是“教育就是应该让学生成为他自己”。实际上,这就是让学生自由发展。每个大学生能够更好地成为其自己,也就是能够自由自觉地活动,或者说自由地发展。
    
    
毛泽东:“必然王国”与“自由王国”。
    
    
毛泽东在谈“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的关系时,曾指出:“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应理解为,经反复实践能动地逐步认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必然性规律并正确改造世界。”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有这样几段话:“从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到逐步地克服盲目性、认识客观规律、从而获得自由,在认识上出现一个飞跃,到达自由王国。”;“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只有在认识必然的基础上,人们才有自由的活动。这是自由和必然的辩证规律。”;“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要有一个过程。”
    
    
《十年总结》中又说:“自由是必然的认识和世界的改造。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是在一个长期认识过程中逐步地完成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知道,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要有一个过程。认识的更高的境界是什么?就是自由王国。当到达一个更高境界时,就是自由自觉地活动。
    
    
马克思和毛泽东的这些话对教育有巨大的启示,虽然他们在说这些话时都不是直接在谈论教育。
    
    
对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而言,我们是不是都应该思考,如何帮助,或者自觉地进行这种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我们如何才能有自由自觉的活动?
    
    
我前面提到一些我们党和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提法,那些提法应该是基本的要求,而不是最高的要求。我们的教育停留在那个层次上是不够的。最高层次的教育,就是让学生自由发展,通俗些,就是让学生成为他自己。
    
    
洪堡:能力与发展的个性化。
    
    
德国著名学者和政治家洪堡,写过这样一段话:“人的(真正)目的,或曰由永恒不变的理性指令所规定而非变幻不定的喜好所提示的目的,乃是令其能力得到最充分而又最协调的发展,使之成为一个完整而一贯的整体。”
    
    
“每个人必须不断努力向其趋近,尤其是那些意欲教化其同胞的人必须一直关注的目标,就是能力与发展的个性化”,为此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自由,二是千差万别的环境。”“自由”这个话题,值得教育者和受教育者认真思考。
    
    
具体一点,要使学生自由发展,大学应该把学生培养成“更有鲜明个性、更具创新精神、更具创造力、更有活力的社会主义建设者”。
    
    
假如教育氛围不够自由,教育目标和宗旨没有让学生自由发展的意识,我们又如何培养有个性、有创造力、有活力的人呢?
    
    
首先,我们当然需要学生热爱国家,拥护社会主义,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再进一步,希望大家有文化,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也是比较基本的要求。更进一步,希望大家有创造力,但更高层次的要求,应该是让学生自由发展。
    
    
学生应有怎样的意识?
    找到真正的“自我”
    
    
要让学生自由发展,我们的学生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意识?
    
    
学生,应当有强烈的意识。
    
    
学生应该要有强烈的意识,要认识到在大学中怎样真正成为“我自己”。从深层次上讲,应该从哲学上去认识生存与价值。
    
    
对大学生而言,你们是未来的知识分子,应该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应该追问,我们到底该有怎样的生存价值?人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从教育活动中,学生又如何更好地发现自我?“发现自我”并非以自我为中心,并非摒弃教育,也并非在大学教育中追求绝对的自由,因为在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自由。
    
    
同学们应该思考,自己的心灵,如何对教育开放?我们学生应当以某种自觉意识,思考我的心灵如何能够更好地对教育开放,以弥补大学教育存在的不足,这种主动的意识,会造就不一样的结果。
    
    
学生,应当学习与实践。
    
    
一些心理学家说,人的绝大部分潜能,都未能真正开发出来。
    
    
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提出假设:一个正常且健康的人,只运用了其能力的百分之十,其余百分之九十都尚未开发。另一位心理学家玛格丽特·里德认为,仅有百分之六,还有一位心理学家奥拓则估计只占百分之四。
    
    
我觉得,这百分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要明白,自身的潜能大部分并未开发,很多事情,其实你能做到。然而很多学生往往没有这方面意识,假如想使自己自由发展,你应该有主动学习和主动实践的意识。
    
    
就拿学工程的人讲,我们的实践是什么?实践的对象、方法、目标,这些关键要素,都不是学生制定的,学生虽然在实践,但实际上仅仅局限于教师给定的框架里。
    
    
这种实践,我称为“被动实践”,它的意义是很有限的。学生应该有主动实践的习惯,即使是老师布置的实践任务,也要尽可能融入自己的思想,至于课外,那就更加需要。现在大学生的课外科技创新活动很多,而这都是主动学习、主动实践的机会。
    
    
国外的大学,无论是专业实践课程,还是基础课程,他们的学生总会把主动实践的理念和精神贯穿于很多环节中,在这个过程中,学生的创造力得到了发挥,这是学生创造力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
    
    
自由发展,需要培养“宏思维”。
    
    
自由发展需要博学和交叉,那我们又如何去适应博学和交叉?
    
    
我把不同学科之间学生在一起的交流交叉,叫作“活”的交叉;修读其他专业的课程,称之为“死”的交叉,当然这种交叉并非无用,它是有利于大工程观的。
    
    
现在很多问题,都是多学科的事情,遗憾的是我们国家培养出来的具有大工程观的人太少了。
    
    
要让学生自由发展,大学生更应该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宏思维能力。
    
    
宏思维并不是一种专业技术知识,而是强调培养学生宽阔的视野,去关注人类和社会的重大问题,具有系统观察和思考问题的能力等等。它体现了我们的宇宙观,也体现了方法论。
    
    
具有宏思维能力的人,比较容易具有宏伟的目标。宏思维也是情商的一部分,要关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除了能源问题、环境问题等等,还有一些,比如科技发展的趋势。
    
    
关于宏思维我举一个例子,“第六次科技革命”。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的何传启写过一篇文章,中心思想是希望中国政府提前布局,不要在第六次科技革命中掉队。这是一篇很严肃的文章,这个主题思想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
    
    
在他心目中,甚至在一部分科学家心目中,第六次科技革命的标志性事件是什么?不如略举几例:一是信息转换器,人脑与电脑的直接信息转换,这将引发学习和教育的革命;这还不稀奇,更稀奇的是两性智能机器人,满足人的性生活需要;还有体外子宫,免除女性的生殖痛苦。
    
    
然而我在想这些是不是我们人类真正需要的。人类的求知欲是无限的,总会不断去探求那些神秘的事物,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思考,人类无尽的求知欲又要将我们带往何方?
    
    
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有时候我们需要放慢脚步想一想,到底我们需要什么。很多问题,无论是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还是科技工作者都需要严肃的思考。
    
    
自由发展,也需要人文情怀。
    
    
我们大学生想要自由发展,需要好的人文情怀,要按天地人之道,知识分子要从更高的层次上理解教育理解人的存在价值,就应该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
    
    
宏思维实际上是人文情怀的体现,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社会中的人,都应该去关注社会中的重大问题,应该有社会责任感。当然,美学美感也是人文情怀的一部分。
    
    
再一个,要使自己有自由的发展,学生的“自教育”非常重要,不能光是依赖教育者的教育,同学之间的互相学习也非常重要。
    
    
自由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在于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我们要让独立思考成为一种习惯,这不光是在学校中我们受到的专业教育所需要,在平时,我们从电视、新闻、报纸杂志等渠道看到一些信息,也应当独立思考,你其实都要问一下自己,让它成为一种习惯。
    
    
当然,独立思考的前提是善于观察。不留心者,谈什么独立思考!当然,这两者是互相联系与统一的,独立思考者也会善于观察,正是由于思考得很多,便会更加留心观察社会中的各种事物。
    
    
还有,学生应当自由表达。在专业知识的学习中,要不局限于教师的课堂教育,更需要自由地表达,专业上的自由表达相对容易,而各个方面的自由表达需要学生不断地观察与思考。
    
    
教师应有怎样的意识?
    在部分“无我”的语境中进行思考
    
    
对教师而言,要让学生自由发展,需要从根基上、从人的意义上认识高等教育。
    
    
作为教师,即使来自理工科等专业,倘若有很好的人文情怀,能够从深层次上,从人的存在的意义,从生存的哲学上,去认识教育,这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我们常说以学生为本,这意味着我们要思考如何更好地帮助学生实现自由地发展,如何帮助他们更好地进入那个自由、自觉的活动境界。
    
    
作为教师,该怎样真正地对学生的心灵开放?教育改革是长期以来众多教师不断经历的过程,然而我们是在一个过度“有我”的境界中谈论改革,教师过度“有我”,就意味着忘记了学生,凭借自己的想象在谋划着教育改革,所以我认为,教育者要更多地在“无我”的境界中去思考,强调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
    
    
“无我”并非教师无所作为,相反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更有责任心的做法。它的本质是真正的以学生为本,意味着需要教育者让业界人士和学生也参与到教育改革的进程中。
    
    
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核心就是让学生自由发展,这对教育者而言尤其重要。
    
    
教育者若将学生当作生产线上的产品或零件,那十分简单,教师讲什么,学生接受什么。但是,若将每个学生当作不同个体,把每个学生培养成具有鲜明个性的、真正的人才,这是困难的。
    
    
对教师而言,如何挖掘学生的潜能,那是更大的挑战。过去以教师为中心,现在以学生为中心,教师的责任并未减少,反而责任更大,挑战更大。
    
    
所以我认为,真正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自由发展,教师应该有真正的人文情怀与人本思想。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活动中,学生是主体,教师是主导。
    
    
这个主导作用也很重要,它不是包揽包办,怎么导很关键,正如前面提到,教育应该面向人、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根据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院士2012年4月20日在求是大讲堂的报告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整理人:朱海洋 杨晓宴 余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