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新闻排行

来“浙”儿玩点高级的

访浙大“无人机大赛”发起人冼拓华

发布时间:2016-01-05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沈煜 刘光浏览次数:5839



    
    无人机初体验
    
    冼拓华和无人机的相识是因为航拍,那是大二暑假短学期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了一组航拍照片———启真湖的上空、教学楼的俯瞰、紫金港的夜景……那些震撼人心的照片,不是来自摄影行家的大手笔,而是来自一架无人驾驶的小型飞机。这些无论如何都无法以常规视角触及的景色吸引着无人机爱好者,就像一种新奇的事物在远方召唤他们,冼拓华就这样入“坑”了。
    “因为无人机很酷,玩起来感觉很不错。”冼拓华觉得大学就应该做一些酷炫的事,玩飞机就是。通过玩无人机,他结识了一群伙伴,大家聚在一起手执遥控器,“指点飞机”:他们让无人机替他们拍摄纵观紫金港的照片;他们研究无人机构造,例如加装安全围栏,让无人机即使撞到障碍物也不会坠落。他们还成天幻想着拉更多的人一起来玩———他们打算开发一个平台,所有人可以通过这一平台预约无人机:拍风景,甚至拍人。但这些还不够,作为无人机发烧友,他们想改装出一架最好的无人机,但仅凭几个人的专业知识过于单薄了,于是他们想在浙大召集所有专业,所有特长的同学一起来改造无人机,各显神通。
    浙大在这一领域竟是空白,冼拓华他们去参观的国际无人机大赛,有新加坡国立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校进入决赛,却没有找到浙大的身影。于是,他们决定一点点让无人机进入浙大人的视野,浙大“无人机大赛”横空出世了。
    


    
“玩”也是科研的开启方式
    
    “谁说科研一定要严肃地在实验室里进行,比赛的过程就是在科研。”冼拓华正说到这里,只见一架装有四个旋翼的白色无人机正在一位同学的操控下颤颤巍巍地往上升,小心翼翼越过第三个障碍物后还是“啪”地装上了障碍杆。也许你会疑问,没有实验室,没有数据记录,参与者还都是第一次接触无人机的新手,这样的比赛对无人机的研发会有怎样的好处?于是冼拓华就给我们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台苹果手机的设计需要的不仅仅是提供核心技术的程序员,还需要设计师负责外观,机械师改良配置,甚至消费者提供的用户体验都是相当珍贵的。对于无人机的开发也是一样:之前只有信电学院的一小部分人关注到这一领域,但是冼拓华希望全校的同学都可以加入进来———计算机学院的同学设计“飞机控制”,如何“悬停”、如何翻转;机械学院的同学改良构造,让驾驶更平稳;甚至非工科专业的同学也可以在亲自“驾驶”无人飞机后提出自己的想法。而这个比赛,就是一个让所有人接触到无人机的平台。
    就这样玩着玩着,许多好的点子已经冒了出来:一位“玩家”觉得无人机飞行轨迹精确度不够,于是就把‘陀螺仪’配置在无人机上,让精准度达到了毫米;当冼拓华在给我们介绍无人机的一大缺陷———“人的身体永远要和无人机保持固定的相对方向才能保证遥方向的正确性”时,一位第一次接触无人机的参赛选手立马说:“可以把人与无人机进行联动定位,这样无论人站在哪个方位都可以与无人机保持一致。”


    
    比赛就是为了“玩”
    
    比赛就是想激起参与者的兴趣,但是只有“上下左右高低”几种姿态,就显得太不好玩了。为制定浙大“无人机大赛”的比赛规则,冼拓华团队想出了一个妙招,决定用运输水来衡量比赛队员的成绩。规则规定,对参赛队的“用时”与“运水量”分别计分,队员需同时考虑时间和送水量,来决定每次挑选水瓶的重量。“这是一次博弈,量与时间,他们需要自己权衡。”游戏规则的设计者冼拓华有些得意地说。
    当然趣味性只是这次比赛的一部分,最终目的仍是让大家对无人机有一个初步的了解。比赛专门设置了“无人机的组装”环节,赛只提供无人机型号,需要参赛者自己上网查资料,摸索组装方式。
    这次比赛像是一次启蒙,为无人飞机的开发寻找潜在的研发者。看到报名第一天人数就有200多,无人机协会的成员很惊讶也很欣慰,有人一起“玩”,大家喜欢“玩”,才是无人机研发的开始。

(学生记者沈煜 刘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