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新闻排行

林毅夫:超越发展援助

在一个多极世界中重构发展合作新理念

发布时间:2016-11-30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林毅夫浏览次数:885

引言

现在的国际格局是多极世界。中国的重要性越来越大,而且提出了一带一路发展理念。中国正在加大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援助,所以如何使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起到好的效果是一个重要课题。

二战后随着原来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独立,出现了各种金融机构,例如世界银行等双边或多边援助机构。这些不管是什么机构,给的钱并不少,总共援助超过三万亿美元给发展中国家,但这些接受援助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仍然处于贫困陷阱之中,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或地区二战后发展起来了,从低收入迈入高收入,例如台湾韩国,还有中国大陆,中国大陆人均GDP已经进入中等收入经济体行列。但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经过两三代人的努力,并没有实现国家现代化,仍然处于低收入水平,这很令人失望。

一个发展中国家通过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基础设施等各种环境的完善并借助向发达国家学习的后发优势可以逐渐缩小跟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但只有很少的国家利用好了后发优势。国际格局变化,我们国家也要承担起对外提供援助的责任,但观以往的双边多边援助机构提供的援助,并没有对那些中低收入国家起到明显的提高收入作用,那如何让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起到应有的使其富强的作用

经济高速增长的药材和药方之争

根据经济增长委员会的研究,二战后总共有十三个经济体实现了高速增长,他们有五个共同的特征:开放(使用世界上现成可用的知识和技术,生产世界上需要的产品),宏观稳定,高储蓄率高投资率,市场经济,积极有为、有能力、可信的政府。

但是这五个特征或者说是条件只是成功的药材但不是成功的药方。这些药材用的量正确是补药,用的不正确那就是毒药。

依我看来,解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问题最重要的一句话是思路决定出路。正如凯恩斯所说:是理念,而非既得利益,是成败的关键。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指导思路出了问题导致其一直没有走出中低收入陷阱。我在世界银行工作的经历让我对此特别有感触。发现那些发展不景气的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也总是希望人民富足国家受到尊重,都希望其他国家帮助他们发展,所以并非他们不努力才导致国家贫穷。正如我们国家一样,1979年前后发生的变化,是我们发展的思路变化了。所以说,发展中国家和国际发展机构的发展努力是受到发展思潮的引导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发展机构发展努力的失败是由于主流发展思潮所导致的不适宜的发展思路所导致的。发展理论急需反思。

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看二战后世界上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发展思路

1.结构主义(关注市场失效问题):进口替代战略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

发展中国家落后,收入水平低的原因是技术水平低,产业水平低。传统产业以及自然资源产业的劳动率水平低下。文化,社会结构因素造成的市场失灵,需要政府引导发展高水平现代化产业,由国家来配置资源。这样的战略就是进口替代战略,出口农产品,矿产资源,进口现代化产品,结果是会出现五到十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但之后就会出现经济发展停滞等各种问题,这样并没有真正帮助其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2.新自由主义(关注政府失效问题):华盛顿共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

人们普遍认为是由于政府过多干预,导致资源错误配置,效率低,导致各种扭曲,由此产生各种腐败,导致社会风气恶化,所以没有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最终致使经济停滞不前。所以要求消除政府形成的所有扭曲,进行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改革,但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却普遍是经济崩溃,停滞,危机不断,经济平均增长率低,危机发生率高,比结构主义时期更加糟糕。新自由主义时期被称作迷失的二十年。这个时期有少数几个经济体缩小了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但其政策,按当时主流思想来看基本上是错误的。日本在五六十年代不实行进口替代战略,而是从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开始发展,不进口产品反而出口,发现能够维持经济稳定高速发展。而按照一次性消除政府扭曲的策略,中国(毛里求斯)的渐进式双轨经济,被认为是最糟糕的一种。

新结构经济学的提出

我认为我们应当回归到亚当斯密研究问题的方法上来即《国家财富的本质和原因的研究》。

现代的经济增长其本质是一个工业革命以后出现的不断地结构变化过程,包括提高生产率水平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以及降低交易费用的经济体的软硬基础设施的完善。由此我提出了新结构经济学,采用新古典经济学的研究方法来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和其决定因素,也就是研究在发展过程中,经济结构及其演化过程的决定因素。

新结构经济学(区分于结构主义)的大致内容

什么决定了经济的结构和其变化?

1.核心观察和观点

一个经济体在每个时间点上的产业和技术结构是内生于该经济体的禀赋和其结构,和产业、技术相适应的软硬基础设施,因此也内生决定于要素禀赋结构。

2.要素禀赋结构

一个经济体的禀赋和其结构在每一时间点是给定的并可随时间变化的,在某一时间点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决定了经济体在那个时间点的总预算和时间要素的相对价格。这些继而内生决定了该经济体的各种产业和技术的比较优势继而决定了该时间点的最优产业结构和企业日生能力。

3.动态变化

收入增长依赖于产业、技术结构升级以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其前提是要素禀赋结构升级以及相应的软的制度安排和硬的基础设施的完善以降低交易费用。

一个国家陷入低收入陷阱或中等收入陷阱是由于其结构未能有较发达国家快速的动态变迁。

企业最大利润化,并给予生产要素之间的相对价格来选择采用何种技术,进入何种行业。要企业遵循比较优势选择技术和产业,其前提必须有充分竞争的有效市场,而产业升级和产业多样化需要处理先行者的外部性问题,并解决软硬基础设施完善的协调问题,这就必须有因势利导的有为政府。

企业选择产业最符合要素禀赋的制度前提有准确的各种要素的价格信号。而且要有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企业家。政府还要为企业提供补偿。是否成功还决定于相应的软硬件设施是否完备,能否配套。这些条件有时需要政府来提供,所以说必须有一个能因势利导产业升级,引领技术改进,完善各种设施的政府。

新结构经济学给经济发展开的处方

综上新结构经济学的处方如下,发现符合经济增长委员会的典型事实。

遵循比较优势,并且具有前提:有效的市场,有为的政府。

而结果自然是:开放;宏观稳定,产品具有国际竞争力,经费账户和政府收支皆有盈余,极少出现内部导致的经济危机,政府有更多空间使用反周期的财政政策;高经济盈余,高投资回报,高储蓄率,高投资率。

过去的援助起到的效果为何很差,是这个国家的内生决定因素没有意识到,他们只顾盲目的去发展和发达国家一样的产业即资本密集的先进产业。这样发展太过超前,与其比较优势往往背道而驰。企业没有自发发展的意愿,而且不能盈利,原料价格又不合理,导致成本高,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来完成初期投资和持续运转,这就造成资源的低效配置,引起各种扭曲。发展援助和优惠贷款被用于支持这样的战略自然致使了结构主义的失败。

华盛顿共识失败在要将之前政府造成的扭曲全部取消掉。发展援助和优惠贷款被用于支持取消各种扭曲的结构调整。但没有了原来的政府对产业的补贴,产业垮掉,造成大量失业,社会经济政治不稳定。而且允许现代化大产业特别是军事工业垮掉,就没有了国防安全。所以这些行业就造成了一系列政策性负担--社会性负担,战略性负担等等,由于私有制企业跟国家索要的补贴可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这样国家给予的补贴反而比之前公有制时期给予的还要多,资金耗费巨大。根据对前苏联以及东欧的研究。这样做政府不能因势利导,助推产业,导致了旧的产业不断消亡,新的产业迟迟不出现。改革思路有问题,给予的援助自然不能起作用。

由结构调整政策的失败,发展援助和优惠贷款被用于支持教育、健康等和结构变化没有直接联系的人道主义援助。但是学校建了起来,没有老师,医院建了起来,没有医生和药。就需要激励措施来解决。即使这样,发现同样是没有解决问题,教育健康水平提高了,但并没有进行产业变迁,人民生活依旧贫困,国家依旧贫穷,反而更带来社会的不满。

而渐进双轨的发展策略之所以成功,因为它符合比较优势,而且政府因势利导。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时期用来积累资本,逐渐的政府对产业发展的补贴从雪中送炭变成锦上添花,最后补贴消失。这样就逐渐的消除了扭曲。

南北合作与南南发展合作的比较

由于发达国家通常以自己制定的要求来发展发展中国家,以其自己的经验,而不是按照发展中国家的需要。这些援助对发展中国家的结构变迁基本没有帮助。而南南发展合作结合援助、贸易、政府及民间的投资,有助于其结构变迁。而随着中国经济日益强大,中国也做出了新的承诺,提出一带一路,设立亚投行,扩展发展融资,中国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和结构变迁的领头龙。中国的产业升级会给许许多多发展中国家启动工业化和可持续的结构转型带来了巨大的黄金窗口机遇期。

而我借此提倡广大发展中国家借鉴飞雁模型来发展成功。政府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去抓住国际劳动密集型轻工产业转移的窗口机遇期去启动工业化和结构变迁。十九世纪美欧,二战后日本,六十年代亚洲四小龙,八十年代的中国皆是如此。

在非洲新结构经济学成功的实例

1.华坚鞋业在埃塞俄比亚的迅速成功

20121月设立生产线,5月成为埃塞最大出口企业,利用了其劳动密集型的比较优势。缺少技术,基础设施不完善,国际买家没信心导致其产业发展不起来。但是只要招商引资就立马获得成功。而且非洲出口免交关税,国际买家以前不知道非洲产品的质量,但现在发现很不错,所以来非洲发展的积极性很高。埃塞现在成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这就说明只要发展思路对,马上就能成功。

2.成衣企业CH在卢旺达的快速成功

卢旺达的运输交通路线长要求质量轻(援建交通基础设施),而且是劳动密集型,所以选择了成衣产业。这同样引来了外国投资者的兴趣。

结束语

投资是结构转型成功的关键,无论是本国积累的资本还是外国资本,发展中国家利用资本发展不成功的原因是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没有发展比较优势产业。而且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工资的上涨,给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和结构变迁带来了一个难得的窗口机遇期,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可以和东亚经济体一样取得快速增长。来自我国等南方国家的新增发展融资将有助于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抓住这个窗口机遇期。中国现在的援助带有投资性质,更有利于接受援助的国家发展优势产业,实现互利双赢。  

整编:李金生 学生记者2016年11月27日于浙江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