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要有培育思想的力量

时间:2017-03-13浏览:965

一个社会的美好未来端赖于其国民的思想能力,一个愈能够欣赏美好的多样性的社会也愈能够感觉到福祉的浇灌,而对于美好东西的欣赏能力无疑也取决于受教育者思想空间的内涵。正是思想的热情才能引导大学走得更远,缺乏智性的激情的大学留下的只会是一身疲惫。

看着校园里重新地熙熙攘攘,耳听许许多多假期故事,我竟然手足无措起来。这是在大学教书的第17个年头,袭面而来的居然是慌乱的思绪,细思之下却是极恐的心情。初执教鞭与行到中段的教学体会竟存在如此巨大的落差,应该是经年累积的结果。其中问题的症结恐非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但是对大学教育的期望以及实际所看到的效果应该是造成这种沮丧之感的主要原因。

这十数年来,中国大学科研水平的提升是不争的事实。然而社会之于大学的满意度却并无相应高涨,相形之下大学教育甚至引发了更多的焦虑,成为整个社会焦虑的重要因素,其根源恐怕正在于社会之于大学的期待与大学赋予它自身的评价之间出现了极大的不一致。历史地观之,大学本应成为培育思想的力量,大学本身更应成为社会思想的重要推力。若长远地来看,一个社会的美好未来端赖于其国民的思想能力,一个愈能够欣赏美好的多样性的社会也愈能够感觉到福祉的浇灌,而对于美好东西的欣赏能力无疑也取决于受教育者思想空间的内涵。只有充分地打开思想空间,才有可能打破今天唯财富和唯身体性存在为价值的单一认同。价值的单一性必然造成行为活动的单一性,也造成社会活动趋同的单一性,而这又会高度限制人们和社会发展的丰富性。

这里所谓的思想的力量并不局限于大学的人文社会科学教育,同样涵盖理工农医等学科的教育,因此这里所谓的思想也并不一定是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发现或者发明,而是指人类累积于其文明、习俗和器物中的长期的思辨活动。大学的思想力量正在于,它能够透过课堂教育和其他各种形式的教育,把学生带回到数千年来人类关于其自身存在活动的历史、理性计算的考虑、情感体认的曲折和价值表达的尊严,敦促学生学习理解和把握每一种推论、每一个选择、每一类决定之后的依据,深入地探索他自身的存在与创造和社会之间的关联,最终找到所有活动的依归。也就是说,大学思想的力量其实在于思辨的力量,通过追溯积数千年人类文明思辨力量的训练实验,去穿越正在到来的未来的迷雾和个人生活的机遇和险境。

我们会看到许多会议,但是我们很少能够看到同事之间基于思想的热情所造成的思想争锋,我们更少能看见思想会成为一直激励同事们持续进行争辩和实验的力量。然而必须得说,正是思想的热情才能够引导一个大学走得更远,缺乏智性的激情的大学留下的只会是一身的疲惫,并持续地传递在各个层面。同样今天的大学也缺少师生们共享思想空间的机会,一方面大学的科研压力使得师生共享思想空间成为奢侈的理想,另一方面即使是师生共享的45分钟的课堂时间,大多数情况下师生们也是活动在不同的维度之中。而当大学丧失同事之间和师生之间共享思想空间的机会时,大学教育的空间特性与其他公共场所的空间特性就不再有本质的差别,它同样只是陌生人或者说熟悉的陌生人之间所构成的共在活动,这样的活动是不足以培养洞烛思想的训练的。

大学若想要提升思想的力量,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要让大学重新恢复同事之间和师生之间思想性共在的公共领域和时间长度,就是要激励思想活动本身成为大学教育活动的最重要价值。这种奠基于思想价值的大学观念可以蓄积于大学的每个领域,它既考验着大学的耐心,更进而塑造大学的精神品质,最终则能成就每个受教育者的精神品质,并成为整个社会的精神品质。唯其如此,每个受大学教育的学习者才能够以他自身的天赋及其成就感知到幸福,不断地积累起足以传承幸福的社会的思想力量。

本文首发于201739日《南方周末》,作者为浙江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