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新闻排行

勇攀高峰的“光明使者”

——日本大阪大学师友眼中的姚玉峰

发布时间:2017-06-20来源:光明日报作者:严红枫浏览次数:363

【光明的“摆渡人”姚玉峰系列报道之四】

姚玉峰到日本大阪大学研修、留学的导师和指导老师都是国际眼科学界的权威:第一导师田野保雄教授是日本眼科玻璃体手术的创始人,世界上第一个进行眼视网膜黄斑转位手术的医生,曾任亚太眼科学会的主席,是该领域在国际上顶级的专家之一;指导老师大桥裕一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单疱病毒感染引起角膜内皮炎的角膜病专家,现任日本爱媛大学的校长;而指导姚玉峰日常工作的则是当年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讲师,后来成为日本角膜病学会主席,现任日本鸟取大学眼科学主任教授的井上幸次。

2009年1月31日,一直想把姚玉峰留在身边,留在大阪大学,留在日本发展的田野保雄意外去世,享年59岁。姚玉峰在追思会上哽咽落泪。大桥、井上也不由自主地流泪。他们深知田野实在是太喜欢姚玉峰了。

姚玉峰博士论文提前两年答辩。但大阪大学的博士学位证书授予必须满5年的学籍时间。当时,姚玉峰因在中国开展的工作难以分身参加毕业典礼。田野特意指派井上代姚玉峰在毕业典礼领取学位证书,又派井上和另一位医生专程飞到杭州,把学位证书亲自送交到姚玉峰手上。田野也想借此了解姚玉峰回国后的工作状况。

在大阪大学,姚玉峰给大家留下难以忘怀的往事还有很多。

有一次,井上做病毒实验,姚玉峰主动要求帮忙。他手法娴熟地操作起来。分离血清必须从小鼠颈动脉上抽血,小鼠太小,要找到颈动脉并不容易,姚玉峰一针下去,血就涌入针管,井上满意地笑了:“手真巧!”

岂止手巧。此后发生的事使导师惊叹于他的才华。

一次门诊,井上发现一个患者角膜上皮缺损,似像又不像单疱病毒感染,便向姚玉峰征求意见。“这个病例表现很特别,做个病毒培养吧。”姚玉峰建议。三天后,当井上从姚玉峰的培养皿中看到病毒斑时,顿时喜不自禁——这竟是世界上第一株阿昔诺韦耐药单疱病毒株。此后,姚玉峰在另一病人身上又分离到一株。

研究室被震动了,这个中国留学生了不起!这两例阿昔诺韦耐药的单疱病毒株,是当时世界上最早分离出的免疫健康人出现的耐药病毒株。

姚玉峰还通过无数次的动物尝试,用了上千只小鼠,在世界上第一次证明了角膜上皮移植理论是成立的,用上皮移植治疗特殊的眼表异常性疾病是可行的。单纯这一项,姚玉峰就在当年眼科影响力最高的《眼科研究及视觉科学》等杂志上,发表了5篇原创性的论文。

昔日的导师、学友们为姚玉峰感到自豪、骄傲。

总部在美国的“视觉及眼科研究学会”,是世界上最大、水平最高的眼科学会。姚玉峰2003年成为它的终身会员。这需要三名国际上最知名的眼科专家推荐。据了解,至今为止还很少有中国学者成为该协会的终身会员。

眼科杂志评述姚玉峰的成就称:“他在角膜病的研究和临床诊治领域造诣深厚。姚氏法深板层角膜移植是技术上的新突破。”

2016年,“亚洲眼科学会”邀请姚玉峰讲演“姚氏法”最新改良技术,命名为PAVED DALK术。这场会议,他跟美国眼科科学院主席阿博特教授同台担任会场主席。

(本报记者 严红枫)

《光明日报》2017年06月20日 0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