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要闻综合  综合

“乐居长安:唐都长安人的生活”展览在浙大开幕

发布时间:2020-12-02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吴雅兰 卢绍庆724

12月1日,“乐居长安:唐都长安人的生活”展览在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开幕。展览分为6个单元,选取了176件组与长安居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唐代文物,以唐诗作为每个单元标题,徐徐展开一幅唐都长安人的生活画卷,邀请观众一起走进长安、走进大唐,重温日常里的盛世中国。

开幕式上,浙江大学副校长黄先海、西安博物院院长余红健分别致辞,浙江大学发展委员会副主席陈子辰宣布展览开幕,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馆长白谦慎致欢迎辞。

黄先海表示,浙江大学一直致力于和各省市开展战略合作,分别与陕西省文物局、西安市人民政府、西安市文物局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加强文化遗产研究、教育与保护等方面的资源共享利用,实现校地合作协同推进文博事业的发展。“乐居长安”展览即是合作成果之一。透过展览,我们应该珍惜当下,乐居中国,更应当居安思危,忧患华夏。

余红健表示,我们与浙大合作举办“乐居长安——唐都长安人的生活”展览,希望通过资源整合、馆校共建,向浙江、陕西及国内外公众介绍周秦汉唐文明史研究最前沿的学术成果,以提升公众文化教育水平,增强优秀文化产品供给,讲述好文物背后的故事,更好地弘扬中国古代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民族自尊和自信,促进现代文明。

唐都长安始建于六世纪晚期的隋代,初名“大兴城”。据现代考古勘探,唐长安占地约84平方公里,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不仅如此,其严谨的城市规划、完备的基础设施、高超的建筑水平,均使唐都长安遥遥领先于其时代,成为举世瞩目的国际化大都会。唐都长安的居民享受着当时最丰富的物质文化生活,上至贵族,下至百姓,衣食住行处处体现出富足、乐观、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

主办方说,一卷唐都长安人的生活小史,也能读出一个时代的强盛与博大、一个民族的坚韧与自信,以史为镜,鉴古知今,唐代繁荣的长安呈现的是开放、多元、自信的文化,对今天我们的文化建设依然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当天,西安博物院研究员王乐庆为到场嘉宾提供了首场导览。学校相关单位负责人以及一直关心、支持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的社会人士出席开幕式。据介绍,本次展览的展期为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4月20日。展览由浙江大学和西安市文物局主办,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西安博物院、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和浙江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承办,中国丝绸博物馆提供展品支持。

(文 吴雅兰/摄影 卢绍庆)

新闻+

第一单元 百千家似围棋局——长安人的城

唐长安城面积达84平方公里,分为外郭城、皇城和宫城,是古代面积最大的都城。据历代文献、考古勘探与发掘成果显示,唐长安城有着巍峨高耸的宫殿、恢宏壮丽的官署、门巷修直的里坊、匠心独具的宅第,以及香烟袅袅的佛寺道观、繁华兴旺的东西两市,堪称当时世界范围内一座极度繁华、富庶、文明的国际大都会。

 “都管七个国”人物银盒  

1高5厘米,直径7.5厘米,足径6厘米,腹深3厘米

2高3.4厘米,短径6.4厘米,长径6.9厘米

3高2.4厘米,短径3.9厘米,长径4.8厘米

1979年西安市碑林区西安交通大学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银盒三件套,外层为“都管七个国”人物银盒,六瓣喇叭形,中层为鹦鹉纹海棠形圈足银盒,内层为海棠形龟纹小银盒,内装水晶珠两颗、褐色橄榄形玛瑙珠一颗。六瓣喇叭形银盒带高圈足,盒面中部錾刻一骑象人,周围有六个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旁有“都管七个国”“昆仑王国”“将来”等题榜。盒外分六区,列六组人物,依次题“婆罗门国”、“土蕃国”“疏勒国”“高丽国”“白拓口国”“乌蛮人”。 盒口錾刻十二生肖,且有题榜:“子时半夜、丑时鸡鸣、寅时平旦、卯时日出、辰时食时、巳时禺中、

午时正中、未时日眷、申时哺时、酉时日入、戌时黄昏、亥时人定。”都管七国六瓣银盒的来源和用途,有认为是南诏贡品,有认为是长安坊间制造的;用途有认为是佛教用品,也有认为是唐朝廷制作用于赏赐臣下。

第二单元 罗衫叶叶绣重重——衣饰

唐代服饰特色鲜明,质地、款式、色彩、图案等丰富多样,官、士、农、工、商之服各得其宜。唐初服饰崇尚简约,随着社会经济的繁荣,渐向奢侈豪华演进。男服严格遵循服色、配饰的等级制度,体现礼仪尊卑;女服从“小头鞋履窄衣裳”到“时世宽装束”,以着男装与胡服为时尚,呈现出一派花团锦簇、丰美华丽的盛世景象。

瓣窠对鸟锦袜

唐(618-907)

高59厘米,宽28厘米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该袜子仅剩一只,袜底已残缺,整只袜子都采用瓣窠对鸟纹锦制成,在瓣窠内有两只相对而立的鸟站在棕榈花台上,口里共同衔着一项链状物,下垂三串缀珠。瓣窠外装饰的立鸟图案与窠内相似。

第三单元 齐纨鲁缟车班班——器用

唐代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手工业和制造业持续发展,海内富实,物产丰饶。纵横全国的交通网络遍布四方,水陆运道畅通无阻,各州府及四夷属国的物产、土贡源源不断地输送到都城长安,百物齐备,精美绝伦,以供长安城中朝廷及官民的日用消费。齐纨、鲁缟、蜀锦、吴绫,邢窑白瓷、越窑青瓷、扬州铜镜,岭南的玳瑁、珊瑚、香药,西域的金银器、琉璃、珠宝等从四面八方汇集长安,以至于长安城的东西两市,店肆林立,百货盈集。

金背瑞兽葡萄镜

直径19.7厘米

2002年西安市灞桥区马家沟村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八出葵花形,镜背贴一金壳,瑞兽葡萄镜是唐代最具特色的新镜类,是将中国传统的瑞兽纹饰与西方传入的葡萄纹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活泼、开放、富于变化和具有神秘色彩的装饰图案。此面金壳镜胎体厚重,金壳质细光滑,制作精致,殊为罕见珍贵。

《妙法莲华经》

纸本墨笔

纵25厘米 横521.2厘米

西安市大雁塔保管所移交

西安博物院藏

此次展出的《法华经》系唐人写经卷《妙法莲华经》第八卷,横幅楷书二百九十四行,左有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七日徐锡祺和汪宗翰阅览及印章。黄麻纸,卷轴装。《法华经》是中国佛教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一部大乘经典,该部经书共有四十多种梵文版本,共有汉译本三种,其中以鸠摩罗什的译本最为流行。

药师寺《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三百四十一》(局部)

日本奈良后期(8世纪后半期)

纸本墨笔

长1083厘米,宽27.2厘米

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藏

该卷《大般若经》卷首钤有“药师寺”朱文印两方,并有“药师寺金堂”黑印押纳,原为药师寺旧藏。药师寺乃皇家寺院,为奈良时期南都七大寺之一,原藏有总数600卷的《大般若经》,由宫立专属写经所抄写而成。因《大般若经》传为奈良时期重要的抄经人、书家“朝野鱼养”所书,亦称作“鱼养经”。此件作品长1083厘米,计用纸20张,完整度高,书写精湛,堪称奈良时期写经的经典之作,同时也反映了我国盛唐时期对外的文化影响力。

第四单元 八珍玉食在长安——饮食

唐代长安的饮食生活花样繁多,域内外名品菜肴尽汇于此。品种多样,市场供应便利,馒头、馄饨、饺子、包子、点心等都已出现。长安城内外,食肆林立,酒馔丰溢,同时茶道渐兴,王公朝士无不饮者。及至现在,海外各处唐人街的饮食店中,冠之唐名的菜品、点心乃至名目繁多的仿唐食品比比皆是,影响深远。

白釉竹编四系罐

高32.1厘米,口径10.7厘米,腹径26.5厘米,底径12.2厘米。

1979年西安市长安区凤栖原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此罐造型浑圆饱满,从胎釉及造型来看,应属于典型的唐代邢窑白瓷。因器表有裂棱,故当时以竹篾拧成竹索将其缠绕加固。瓷质的四系罐最早出现于东汉时期,流行于魏晋南北朝至唐代中期,隋代四系罐中以青瓷居多,腹部常有一周凸棱,唐初四系罐的四系为止较隋代低。该罐出土时保存完好。

折枝团花纹鎏金银渣斗


通高 9.8 厘米,口径 14.6 厘米
1977 年西安市灞桥区新筑乡枣园村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分上、下两部分,以细颈与腹部相连,盘口上錾三重纹饰:壶口饰八 瓣莲花;第二重为四株扁圆形的并蒂花,其上饰三角折枝花及萱草各一枝, 花茎盘绕,形成繁缛团花;第三重为一周变相仰莲瓣,錾花部位均鎏金。通 体锤 成型,制作匀称,为唐代金银器中的精品。如置于餐桌,专用于盛 载肉骨鱼刺等食物渣滓,小型者用于盛载茶渣,故也列于茶具之中。

第五单元 春风细雨走马去——出行

唐代全国各地通往长安的官街驿路四通八达,长安城区道路系统则更为完备。朝廷出行的仪仗队伍、狩猎归来的皇室贵族、络绎入城的西域商队、入朝觐见的外国使臣、逾海而至的留学僧侣,络绎不绝地穿梭往来于长安城中。二月早春之际,城中仕女纷纷骑马驾车郊外踏青;“帝城欲春暮,喧喧车马渡”,牡丹盛开时节,长安城内馨香满路,大户小家纷纷相随,游赏买花;上巳、寒食、清明、重阳之时,大街上更是熙熙攘攘、车马拥塞,热闹非凡。

三彩诞马


通高 59 厘米,长 62.5 厘米
2002 年西安市雁塔区延兴门村唐康文通墓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马的色彩及鬃毛、马饰等局部刻画简单,这种膘肥体壮但无鞍无缰的放养马匹造型,体现了唐代自由不羁的社会风尚,再现了唐马的鲜活生命力,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唐宋时称这种不施鞍辔的马匹为“诞马”,主要作为仪仗、卤簿中的备用马。

第六单元 千歌万舞不可数——娱乐

高度繁荣的社会经济为长安人的娱乐文化生活提供了物质基础,开放的社会风气及统治者的大力倡导促进了长安乐舞、杂技、竞技等“散乐百戏”的创新发展,长安人的娱乐生活丰富多彩,音乐、舞蹈、游戏、杂技、击鞠、蹴鞠、博弈等异彩纷呈。尤其是随着丝绸之路的发达畅通,中西文化交流频繁,娱乐活动互鉴相融,域外的乐舞竞技传入中原,为长安人多元化的休闲生活提供了诸多选择。

三彩骑骆驼奏乐俑


通高
50.1 厘米,长 40.5 厘米
2002 年西安市长安区郭杜镇唐墓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骆驼形体高大,双目圆睁,昂首嘶鸣,尾上卷,四腿立于方形托板上。背上垫有一椭圆形毡,毡四周有 打褶花边。双峰间侧坐一胡人,左腿搭在右腿之上。胡人深目高鼻,络腮胡,目视前方,头戴幞头,身着窄 袖翻领长袍,腰间系带,右手抬起,左手握拳作持物状,胸前挂一拍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