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浙大

“中国历代绘画大系”完工时,码起来至少会有三层半楼高

总书记关心我们出精品

发布时间:2019-09-26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作者:李婧璇0


    ◆2005年7月,习近平同志在听取报告后明确表示:这一构想很好,值得为此努力。

  ◆2008年7月,《宋画全集》开印前,习近平同志亲自审定序言,勉励项目组:再接再厉、善始善终,完成好这一光荣历史任务。

  ◆2010年9月21日,习近平同志批示:下一步出版“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的打算很好,可积极向有关部门汇报,争取各方支持。

  ◆2015年5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浙江视察,详细听取项目组负责人关于“大系”等工作情况的汇报。第二天,在省委、省政府工作汇报会上,他再次肯定了这个项目的意义。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又在关于推进“大系”工作的报告上作出了重要批示。


    唐 孙位《高逸图》,上海博物馆藏。 收录于《先秦汉唐画全集》(第一卷第二册)


        作为一名跑出版口的记者,虽然采访过不少精品工程,也被其中不少匠心之作所感动。但是当记者走进浙江大学出版社,看到“中国历代绘画大系”(以下简称“大系”)这一国家重大出版工程所呈现的皇皇巨著时,仍被深深触动。用“栩栩如生”形容“大系”呈现的画作,一点也不为过。听着项目负责人的介绍,了解到“大系”项目出版的背后故事,心灵更是被深深震撼。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这样一套匠心之作,也是一套震撼的献礼之作。

  “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演讲时的重要论述。“中国历代绘画大系”可谓践行这一重要论述的成功探索。

  盛世修典,翰墨传香。“大系”工程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准,多年来一直高度重视、持续关注,并多次作出重要批示的一项规模浩大、纵贯历史、横跨中外的国家级重大文化工程。

  这一出版工程从最早的“两岸故宫宋画”扩大为《宋画全集》,再拓展延伸到如今的“中国历代绘画大系”项目;从最早的“浙江文化研究工程”到成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并被列入《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之系列文化经典,同时,还是《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之国家重大出版工程,将于20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时基本完成。

  可以说,“大系”见证了在习近平总书记直接关心支持下,中央、省级相关部门以及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为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施抢救性保护、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生动历程。

  回望14年编纂历程,“大系”项目组负责人颇有感触地说:若没有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就没有“大系”项目;没有相关领导和部门的高度重视、海内外文博机构及广大专家学者的通力合作,就没有现在的累累硕果;没有项目团队无私奉献、精益求精的不懈追求,就没有今天的这些成绩。

    汇聚各方力量——

  以传世之心打造传世之作

  规模庞大、卷帙浩繁的“大系”,其酝酿与发端,源自浙江省提出的“八八战略”中的一项重要举措,即“进一步发挥浙江的人文优势,积极推进科教兴省、人才强省,加快建设文化大省”。

  2005年7月,浙江大学和浙江省文物局积极响应“加快建设文化大省”这一号召,向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报告了关于整理出版两岸故宫宋画等建议。习近平同志明确表示:这一构想很好,值得为此努力。

  2005年7月29日,中共浙江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召开,审议通过《中共浙江省委关于加快建设文化大省的决定》,习近平同志亲自担任浙江文化研究工程指导委员会主任。《宋画全集》被列入“浙江文化研究工程”。

  2008年7月,《宋画全集》开印前,习近平同志又亲自审定序言,勉励项目组:再接再厉、善始善终,完成好这一光荣历史任务。

  在“没有一张藏画,却要集千幅之巨”的情形下,项目组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走遍千山万水、尝尽千辛万苦,充分发挥浙江人的“四千精神”,开启了一条从未走过的图书出版之路。

  此刻回望来路,项目组同志认为,正是习近平同志的高度重视、直接推动和亲切关怀,让大家备受鼓舞,有了从“零”开始的勇气、求真务实的精神和百折不挠的决心。

  从2005年到2010年,项目组通过5年努力,总计23册、收录海内外102家文博机构的827件(套)作品的《宋画全集》终于与读者见面,得到了海内外各方面的高度评价。正如《儒藏》总编撰汤一介所评价:“我觉得编纂《宋画全集》是非常有意义的,不亚于编纂《全宋文》《全宋诗》《全宋词》的意义,或者说更大,因为它的难度更大。”

  《宋画全集》的出版,为项目组增添了信心。2010年9月,《宋画全集》将告完成之际,更为恢宏的“中国历代绘画大系”项目同时启动。该项目是在《宋画全集》基础上的拓展延伸,包括《先秦汉唐画全集》《宋画全集》《元画全集》《明画全集》和《清画全集》5个断代集成,规模初定100册左右。

  经过反复酝酿,2010年9月13日,项目组负责人郑重给习近平同志写了报告。

  9月21日,习近平同志批示:下一步出版“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的打算很好,可积极向有关部门汇报,争取各方支持。

  习近平同志的批示为项目组指明了方向,“山再高,往上攀,总能登顶;路再长,走下去,定能到达”。团队成员深受鼓舞。由此,第二轮大规模的中国历代绘画高精度图像资源采集工作,又在全世界范围启幕。

  “大系”项目全面启动后,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更得到中宣部及教育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文物局等中央部门大力支持。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多次到浙江大学出版社检查指导,在组织专家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及时对“大系”各断代集成的编纂出版给予了强有力扶持。

  2012年12月,“大系”项目的新成果《元画全集》面世。

  2015年,“大系”项目进入关键阶段,项目组再一次得到习近平同志亲切勉励和关怀。

  5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浙江视察,在杭州仅停留一夜,当晚他安排出时间,详细听取项目组负责人关于“大系”等工作情况的汇报。第二天,在省委、省政府工作汇报会上,他再次肯定了这个项目的意义。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又在关于推进“大系”工作的报告上作出了重要批示。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精神,2015年9月,中宣部与省委领导同志来到浙江大学出版社进一步了解项目最新进展;此后,中宣部两次召开部际协调会议,积极推进项目各项工作。中央各相关部门继续给予“大系”项目多方面指导和帮助。

  2015年下半年,项目组根据中宣部部际协调会议要求,在广泛搜集文献资料、充分征求各方专家意见的基础上,确定再一次在全世界文博机构中增补图像。至此,从《宋画全集》到“大系”,总入编图像从最初的800余件(套)增加到12250余件(套),为原来的15倍多;所涉文博收藏机构从100余家扩展到260余家,为原来的2倍多;出版总规模从23册扩展到210余册,为原来的9倍多。

  各方源源不断汇聚的力量,鼓舞“大系”项目组“以传世之心,打造传世之作”。

  坚持精益求精——

  凭编辑匠心锻造极致之作

  高标准、高要求、高品质的“大系”如何打造?

  走进浙江大学出版社“大系”项目组各个工作室,做满标记的工作计划表、翻得卷边的参考资料、摆放整齐的高清底片,及电脑里数不清的文档……每个人都在紧张而又有序地忙碌着。

  项目编辑部门负责人的办公桌上更是“满满当当”:《清画全集》即将出版的新一卷三审校样、《图书编校质量差错案例》、《辞源》(第三版)、《古代汉语词典》(第2版)……“不懂或者不确定的地方,就要去查去看。如此重要的文化工程,编辑工作丝毫不敢懈怠。”负责人笑着说道。

  《“中国历代绘画大系”项目交稿须知》《“中国历代绘画大系”项目审稿须知》《“中国历代绘画大系”入编博物馆命名标准(第三版)》……电脑中的一个个文档,可以一窥“大系”项目多年来形成的科学严谨的编校流程和各项制度建设。

  同目前已经完成的《宋画全集》和《元画全集》相比,《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的体量增大了近4倍,这对编纂人员提出了新的挑战。同时,为努力提升“大系”的学术价值,根据新修订的《凡例》要求,正在编纂出版中的《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和《清画全集》,每一卷都要增设有一篇约两万字的概述,介绍相关画派或重要名家。

  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缪哲为《先秦汉唐画全集》“传世作品”卷撰写了概述,全篇1.9万字,涉及国内外参考资料近80处,其专业性和严谨性可见一斑。

  “我们做‘大系’的编纂工作,要担起这份历史责任。”《清画全集》执行副主编楼秋华由衷感慨。

  今年7月29日,《先秦汉唐画全集》“传世作品”卷通过验收。当晚,编辑组负责人兴奋地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编辑的匠心:能力所及之下,做至极致之作。《先秦汉唐画全集》今日通过验收,等级评定优秀。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可放心阅读!”

   增强文化自信——

  用“三精”之作促进文明互鉴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强调:“精品之所‘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

  “书能做到这个程度,几乎不用打开原作啦!”“大系”自诞生之初,就以近乎完美的印制品质征服了海内外众多专家学者。

  耶鲁大学教授班宗华这样评价道:“‘中国历代绘画大系’这套令人惊叹的精美书籍,对于世界最重要的艺术财富之一的保存、研究以及帮助我们深入地了解与研究,正作出无与伦比的贡献。我非常希望,越来越多的读者能认识到‘中国历代绘画大系’开启了一个重新理解古代中国经典绘画的新时代。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出版物可以让我们如此接近这些名作,并且看到这么多准确清晰的绘画细节。”

  展阅“大系”,不论是鸟雀的羽毛,还是枝头的嫩芽,其间微妙的笔触变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为让传世名画高清再现,早在“大系”启动之初,《宋画全集》《元画全集》的副主编兼责任编辑李介一便以接近原作精神为第一目标,在反复考虑研究基础上,制定了很多图像工作的细分模式,诸如后期处理图像的色彩、水墨的干湿以及作品气息的还原度技术标准等。

  《元画全集》出版后,很多人好奇地问:“为何印得那么精美?”对此,李介一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分享心得:“印刷工作必须遵循‘木桶原理’。只有全面把控每个环节,不让任何一个局部出问题,才是确保《元画全集》印刷质量的‘要点’。”

  在浙江大学出版社二楼的图像工作室,雅昌艺术印刷有限公司制作员李志雄,正在认真地拼接香港艺术馆藏明代陈洪绶《醉吟图》3张分段拍摄的图像。他介绍说:“这些照片,有的局部暗,有的局部亮,匀色时要极其注意,得慢慢匀,需要耐心、精心、当心。”拍摄、电分、拼图、匀图等,“大系”要历经10余道制作工序,乃至有人说,项目组在用做奢侈品的标准制作“大系”。

  历经14年,“大系”工作团队怀着对中华文明刻骨铭心的爱和对中国崛起、民族复兴历史使命的执着追求,精诚合作,努力克服了一个又一个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困难,从而使这一件看似不可能做成的事,一步步地变成了现实。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说:“十分钦佩浙江人民用10多年的时间来实施这项伟大的文化传承工程,我们深感其中有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首先必须要有出精品的意识,还要有长期苦战的决心和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

  随着《先秦汉唐画全集》《宋画全集》《元画全集》等图书不断推出,中华文化全球交流又迈出了新的一步。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海外已有约145家文化机构藏有《宋画全集》或《元画全集》卷、册。“大系”完工之时,这部充分展示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皇皇巨著,必将全面呈现在世界面前。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2019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