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风采

封面人物|柯荣住:坚持用理想主义做“烟火气”的研究

发布时间:2022-07-28来源:浙大融媒体中心作者:马宇丹58

二十多年前求学浙大,他勤奋向学收获了亮眼成绩,打下学术生涯的扎实基础;二十多年后重回母校,他甘坐冷板凳投身基础研究,亦扎根中国大地推动创新发展。寻求兼具出世的客观和入世的执着,柯荣住在经济学领域里始终素履以往、探求真知。


有契合,更有勤勉

“经济学是一门文理交叉的科学。”柯荣住对经济学的最初感知,来自高中老师的一句介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文理科均衡发展的柯荣住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不假思索地将经济学放到了最前面,并最终梦想成真。

翻看他在学生时代的科研成果,会不由自主地赞叹。当时,他在应用激励理论研究中国社会一些特殊现象与案例方面,已形成了一系列有影响的研究成果。在包括《经济研究》、《中国社会科学》、《中国社会科学季刊》(香港)等在内的各类核心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20多篇。其中有3篇被作为当年度最佳的十篇论文之一收入1997、1998和2002年的《中国经济学》系列。据统计,柯荣住是被收入该系列的作者中最为年轻的学者,也是被收入文章数最多的学者之一。

而这份亮眼的学术成绩背后,除了他感受到的“与这个学科的契合”,更有好奇心驱使的勤勉不辍。大一就决定将学术研究作为人生事业的他,在掌握好专业知识的同时,广泛阅读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等各领域的书籍,并且从大二起就有意识地进行学术训练。

柯荣住投稿的第一篇论文原型,是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史晋川《经济模型与经济分析》课程的结课论文。“写作的开始,我就用高水平论文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后来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心情也越来越激动,结果写出两万字,”柯荣住回忆,“史老师看到后,帮我逐字逐句地修改,并鼓励我向当时国内的新锐杂志《中国社会科学季刊》(香港)投稿。当时还不知道这本杂志通常刊登的都是大家之作,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就投了。”而令人惊喜的是,这篇文章《长期谈判的均衡问题:制度变迁和博弈——兼论“科斯定理”的改进》不仅被《中国社会科学季刊》录用,还成为《中国经济学1997》收录的15篇文章之一,也是该系列收录的唯一一篇本科生论文。

而在那之后的学术旅程中,不管是广泛阅读之后的融会贯通,还是灵感乍现后的深入思考,他都带着那份“探求真知得以满足的激动”,乐此不疲行至今日。

“浙大求学的七年时光,奠定了我整个学术生涯的基础,”回忆起在浙大求学的7年时光,柯荣住倍感幸运,“当时我跟学院里研究兴趣和专长多样的老师们都有着频繁密切的互动。老师们总是耐心地答疑解惑,还常带我参加各种学术研讨会、开展实地调研。这些经历是我弥足珍贵的人生财富。”


要纯粹,更要坚持

2004年,柯荣住前往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攻读博士学位。在那里,他选择了做更有难度的基础性研究课题,并坚持到现在。在激励理论这个重要领域,围绕激励理论数理模型的深层次逻辑结构、激励机制的刻画及其性质、激励理论的检验及其在不同场景下的应用等前沿方向,柯荣住深耕十余年,在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Operations Research, Theoretical Economics,Management Science, SIAM Journal on Optimization等国际权威经济管理专业杂志上等发表多篇论文。

他在委托代理理论这个非常基础且颇具挑战性的领域开展工作,提出了一个可以兼容但又比一阶条件方法更为一般的方法,实现了在更广泛的情形下处理委托代理问题,为简化激励相容约束开辟了新的路径。

另一项代表性工作则在组织经济学领域,他和合作者提出将组织的晋升决策与组织的最优人事决策放在一个统一的框架内,分析晋升、组织架构、岗位的编制、内部提拔或外部空降等一系列人事政策。这项工作从纯激励角度为组织的内部劳动力市场和人事政策的特征提供了系统性的解释。而值得一提的是,这项重要的工作的萌芽,可以追溯到他1998年他在浙大读书时调研国内著名的民营企业“希望集团”时的一个发现。学生时代打下的基础,仍在潜移默化中助力新的研究。

2020年6月,柯荣住回到母校。在这里,他一方面延续之前的基础研究方向,另一方面围绕“数字经济”“共同富裕”等社会热点问题开展应用研究,一系列成果正在孵化涌现。

“如何做好经济学研究?”面对学生的提问,柯荣住给出的答案是——以理想主义打底,用世俗智慧加持,靠知识结构支撑。

柯荣住解释,做好任何一门学术研究都需要一些理想主义,要真正沉下心来,怀有探索未知、满足好奇、追求真理的纯粹目的。另一方面,经济学的研究内容还要求我们在这份理想主义的基础上多一份“烟火气”,要对人的行为偏好、人与人之间互动形成的社会秩序有所体悟和理解。最后,他勉励学生培养自己宽广的知识面。“正如凯恩斯的描述那样,‘杰出的经济学家应该具有罕见的各种天赋的组合。’学科交叉是经济学的内在要求。”柯荣住说。

在这个深感契合、又矢志追求的研究领域里,柯荣住有一个远大的目标:“庞大的社会经济系统里有很多未知的关系和运作方式,希望能够尽自己的菲薄之力增加人们对这一领域的认识和理解,并使之成为公众的常识,推动整个社会的和谐进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大约是许多中国学者的毕生追求。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而他正在朝着这个目标,继续前行。

(文字记者:马宇丹 摄影:守望者 于大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