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新闻排行

浙大学生专访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校长

碧蒂·马丁:中美学生的交流,是未来希望所在

发布时间:2010-04-02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任秦斌 何柳明月 古越浏览次数:127508



    
3月31日,美国名校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WM)校长碧蒂·马丁一行访问浙江大学。浙大信电系大三学生任秦斌和外语系大一新生何柳明月对马丁校长进行了专访。(Q:任秦斌、何柳明月,A:碧蒂·马丁)
    

    “我的第一要务就是为学生们提供经济支持”
    
    
Q:我们知道您是德国文学专业的博士,而您现在是UWM的校长。您过去想过您将来会成为一个大学校长吗?
    

    
A:当我是文学系的学生,甚至当我是文学系的教授时,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大学校长。那不是我的目标。这些是怎么发生的呢?我想生活就是这样的。我一步一步前进,然后进入了Cornell的管理层,而我发现我对行政管理工作很感兴趣,后来我当上了Cornell的教务长。我真的对我的工作很感兴趣。所以当UWM询问我要不要申请他们的校长职位时,我就申请了。但我原先的目标是当一名德国文学系的教授。
    
    Q:我们都听说美国政府削减了公立大学的经费,比如说UIUC等著名公立大学都被削减了很多经费,那这对UWM有什么影响吗?
    
    
A:威斯康辛州没有和别的州那样大幅度地削减我们的经费。比如说加州的公立大学的经费都被削减了20%,而且明年仍可能再被削减20%,但威斯康辛州只削减了我们的经费的2.5%,相对来说这是很小幅度的削减。我们明年有可能会被再度削减经费,我希望这不会发生,但这是可能的。但因为我们有使用私人经费和国家科研经费来填补这个空缺,所以我们现在没有碰到什么经费方面的大困难。
    
    Q:所以这意味着UWM不会取消一些对国际学生的奖学金吗?
    
    
A:肯定不会,我们正在努力筹集更多用于奖学金的经费。现在在筹集资金方面我的第一要务就是为学生们提供经济支持,对美国学生和外国学生都一样。
    
    “很棒的教职员可以为学校带来大笔科研经费”
    
    Q:我们都知道UWM是美国最好的公立大学之一,关于UWM有一点很特别,就是它是科研经费最多的大学之一,您认为这给UWM带来很大的不同吗?
    
    
A:我们是所有大学中唯一有能力在过去的20年都在科研经费量上排行前五名的两所大学之一。另一所大学是John Hopkins。去年,我们学校的科研经费大约是9亿美元。是的,这所学校的传统优势所在,就是我们职员的科研能力和他们开展的科研项目。
    
    Q:那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么多的科研经费的呢?
    

    
A:政府的科研经费是根据学校的竞争力水平来分配的。所以为了得到更多的国家科研经费,你需要很棒的教职员。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更新我们的科研设备,吸引科研人才来和别的大学竞争。当你有很棒的教职员的时候,他们通常就可以为你带来大笔科研经费,那就是我们获得科研经费的方式。我们也有些我们的教授们拉来的来自私人公司的资金。但我们最大的经费来源还是政府。是的,长时间以来,我们也有向我们的校友们筹集捐款,我们也有捐款筹集委员会,他们和我们的重要校友保持联系。
    
    Q:这和我们浙江大学很像,我们也有从各种途径筹资。我们觉得浙大和UWM有很多的相同之处。
    
    
A: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包括很多我们的优势学科都很相似,比如说工程学科、生物科学和其他科学学科,以及我觉得你们将会在交叉学科领域投入的精力。我们学校现在交叉学科的研究重点是绿色能源、生物医学科技等等。所以在这个方面,我觉得两所学校也很像。
    
    “鼓励学生更多关注学校外的世界的文化”
    

    Q:我们知道UWM的毕业生里成为世界500强企业CEO的人数和哈佛大学是一样多的,比别的大学都多,你们学校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A:是的,最近的调查显示确实是这样。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并不是商学院的学生。这是我的解释,UWM很著名的一点是无论教职员和学生都具有很强的独立思维能力和企业家精神。所以很多CEO是艺术系的、教育系的、或者其他很多不同系的学生,不管他们在什么领域,他们都有很强的企业家精神。而且在UWM,我们很注重的一点是社区服务,向学生灌输社会责任感和企业家精神。UWM鼓励独立思维和学生更多关注学校外的世界的文化。
    
    
Q:我们也听说了UWM有一项叫作“Service Learning”的特色项目。您觉得这个项目的不同之处是在哪儿,以及您想和中国的学校合作在中国也开展类似的项目吗?
    
    
A:UWM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我们有被称为威斯康辛思维(Wisconsin Idea)的一些东西,大概是20世纪早期形成的。简单的说,就是我们觉得学术上的工作应该是为大众的利益考虑的,我们的教授和学生都应该更多地参与学校外的世界,帮助大众发现社会上的主要问题并帮助他们解决,而且也要和学校外的各领域里的专家们交流、协作去解决问题。所以我们想要我们的学生去做的是更多的参与到“Service Learning”项目中去。“Service Learning”和志愿者服务不同的地方在于,“Service Learning”试图把你在教室里学的东西和你在社区里做的事联系起来,所以这是各种形式的学术工作和社区服务的综合,然后学生们可以从这种形式的项目课程中得到学分。
    
    Q:他们在获得学分的同时能从这些社区服务中赚点小钱吗?
    

    
A:这是可能的,但大多数“Service Learning”项目是没有报酬的。学生们可以从这种项目中获得学分,这本身就是一种形式的奖励了。另一方面,我们也有很多学生参加到其他国家的公益项目中,比如说“Teach for America”等这些项目,我们在参与这些项目的学生人数上是排名全美大学前五的。所以我们有很多学生成为了CEO,也有很多学生投身于国家的公益项目中,UWM为这两类学生都感到非常骄傲。
    
    “体育让大家感觉像是大学里的小社会的一员”
    
    
Q:我有个在美国的同学告诉我她所在的学校有个给新生准备的节日。美国的很多学校都有自己的传统的节日,这也是美国的大学和中国大学很不同的一个地方,UWM有这种传统和传统节日吗?
    
    
A:UWM有个吉祥物,獾。獾是一种很凶猛的动物。所以我们的传统里有各种獾的模样的制服,还有比赛时的UWM之歌,这首歌非常好听,现在很多别的大学都在用这首歌的调子,只是他们改了改歌词。我们的一个传统是让所有的新生在年初的时候参加体育比赛,欢迎他们加入UWM,让他们觉得他们是UWM的一员并想一想他们将在学校中遇到的各种事。体育比赛真的可以发挥很重要的作用,让大家感觉像是大学里的小社会的一员,那是我们为邀请到中国的奥林匹克冠军来UWM学习和我们的学生相处感到很骄傲的一个原因,因为我们是一个为体育痴迷的大学。我们的橄榄球队很棒,篮球队也很棒,但最近输给了Cornell。
    
    
Q:您会在这种比赛时当球队的拉拉队队长吗?
    
    
A:当然会。很多比赛的时候我都会去看,我对获得比赛的胜利充满激情。这些比赛非常有趣,也让这所大学更加有趣。我们的学生都对学校很有归属感,所以我们的校友也对学校非常的有感情。
    
    “让中国成为我们学生出国学习交流的首选国家”
    

    
Q:UWM会接受更多的外国学生吗?
    

    
A:是的。我们现在就已经有很多的外国学生,但他们大多数是研究生。我们现在想要招收更多的本科的外国学生,因为我们认为UWM的每一个学生都需要和世界各地来的人们一起工作、学习、生活的机会。而且我们的目标是让中国成为我们学生出国学习交流的首选国家。我们本身是所有大学中学生出国交流人数排名很靠前的一所大学,但我们现在想让中国成为学生们的首选。我们也想让学校里的中国学生人数翻一番。
    
    
Q:您觉得UWM在近期就会和中国的学校开展各种合作项目吗?比如说一些新的交流项目,或者暑期项目。
    
    
A:是的,这马上就将发生。我们来中国的目的不是仅仅访问一下中国的大学,签署一些友好合作协议,我们是想更多地开展可以长时间持续的实际的项目。UWM和浙大已经有一些合作项目了,我们也正在和其他学校讨论设立新的项目。
    
    
Q:那如果说假如明年我作为交换生去UWM的话,可以有机会在那儿见到您吗?
    
    
A:肯定可以。我经常我们的学生待在一起,和年轻人在一起让我感觉自己也很年轻。而且我很注重中美学生的交流,因为这是未来的希望所在,让这两个国家的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交流并一起解决问题。
    
    
(任秦斌 何柳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