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新闻排行

出国留学正在回归理性

——解读《出国留学发展状况调查报告》

发布时间:2015-10-29来源:作者:浏览次数:82358


    根据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统计,过去十多年间,全球的留学生人数已由2000年的约200万人,增长到了2012年的452.8万人,增幅达到116.89%,全球人才交流的规模和速度都在增加。
    
    另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2014年度中国的出国留学人员为45.98万人,10年之内翻了两番,而此一数据在2007年尚不足15万人。在全世界接收留学生最多的前10个国家中,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等6国的人数,都占该国留学生总数的第一位。
    
    近日,中国国际教育展在京开幕,《出国留学发展状况调查报告》(简称《报告》)同时发布,《报告》指出:我国正处于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留学浪潮中,且已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留学生输出国。
    
    ——趋 势——
    
    留学选择趋于理性
    
    
《报告》显示,随着留学信息越来越开放,中国的留学生和家长对于留学的认识越来越清晰,逐渐走出了盲目跟风的误区,留学的选择也越来越趋于理性。以研究生留学为例,研究生留学的整体规模不再大幅度增长,但是高质量的学生增长幅度较大,学生质量有所提高。其中,“211”院校本科毕业生出国读研的比例远高于非“211”学校。2007年,非“211”院校和“211”院校中,本科毕业生留学所占的比例分别为0.37%和0.93%;到了 2013年,其比例分别达到了0.97%和3.42%,“211”院校超出了非“211”院校约3.5倍。
    
    与此同时,出国读研的学生在选择专业时,也越来越多的考虑到了未来职业发展。从专业选择上来看,工商管理、工程科学、工程技术和计算机与信息科学排在前四位,占总数的将近2/3,而这几个专业相对来讲比较易于就业。这表明,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已经越来越趋于理性,不仅仅满足于走出去,而是力求获得高质量的海外教育。
    
    报告同时显示,在世界留学生流动的过程中,留学生的去向出现多元化的特征。占全球留学生市场份额前十位的国家中,美国、英国作为主流留学目的国,市场分别为16.35%和12.56%,其次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德国、法国、俄罗斯、日本、西班牙、中国等非主流留学目的国所占份额也位列前十,遍布美洲及欧亚大陆。
    
    留学生向低龄化发展
    
    
《报告》指出,目前中国留学生的年龄阶段分布越来越广泛,并向低年龄段逐步扩展,出国就读本科及以下学历的人数增幅较大,正迅速逼近出国读研的人数。数据显示,2007—2012年,中国赴美持F-1签证的高中生数量已由6541人增长到了4.86万人,5年间人数增长了8倍之多。
    
    而从2005-2006学年到2013—2014学年,中国赴美国读本科的人数,也从9309人激增10倍以上,达到11万余人,几乎与当年赴美国就读研究生的中国学生人数持平,增速远高于中国赴美留学总人数的平均增幅。
    
    过去9年间,中国赴美读本科的学生占整体赴美留学人员的比例,已由2005—2006学年的14.90%,增长到2013—2014学年的40.28%,只比研究生群体少2%。
    
    相对而言,原本作为中国留美人群主体的研究生,则进入增长的“平台期”,增速有所放缓。2005—2006学年为4.76万人,2012—2013学年则为10.34万人。
    
    原新东方留学部门负责人、上新留学公司总监周容说,如今中国的人才竞争压力不断加剧,人们只能通过教育提高自身竞争力,对教育的需求很大。但中国的教育尤其是优质教育资源十分匮乏,因此随着经济不断发展,“人们能把孩子送出去都会送出去,留学市场会继续扩大”。
    
    此外,出国留学的低龄化也是竞争激烈的结果。由于中国社会对留学一事的了解仍然有限,再加上高考压力给中学教育带来的局限性,中国选择出国读中学的人数正不断增多。但周容指出,出国读中学还存在一些弊端。她认为,出国留学应该是,研究生最多,本科生其次,高中生最少才合理。
    
    回国人数急剧增长
    
    
自2000年起,留学回国人数开始急剧增长,选择回国,已经成为多数留学生的主流选项。2000年回国人数9121人,2014年回国人数36.4万人,占该年度出国留学总人数的80%,每年回国的人数在15年内增长了40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累计出国留学总人数超过350万人。截至2014年,留学回国的总人数达到180.96万人。
    
    虽然目前多数留学生选择回国,但留学回国人员的职场优势却正在递减。据调查,约半数留学回国人员的期望月薪在 5000至1万元之间,23.32%的人期望月薪在1万至2万元。具有博士学位的人,三成期望月薪在1万至2万元,但现实情况是“海归”的实际薪酬水平低于预期,有32.8%的博士生、40.86%的硕士生、47.74%的本科生、51.14%的专科生月薪在5000元以下。
    
    ——不 足——
    
    留学诚信亟待加强
    
    
《报告》显示,近些年,随着中国留学生输出数量的迅速增长,一些负面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比如诚信问题。
    
    前不久,雅思认为部份中国考生的成绩与其真实英语水平不符,并据此取消了其成绩。10月20日,美国中学入学考试委员会(SSATB)则宣布,取消9月19日北京、上海所有Upper Level SSAT考生的成绩,理由是该场考试的成绩分布“不太符合常规”。业界推测,有可能是不正规的留学培训机构刻意泄题所致。一位留学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目前国际考试的漏题现象无法得到法律的制裁,“这些人不管怎么作弊,犯法的风险趋近于0,但是收益无限大”。
    
    考试作弊现象、申请材料作假等事件,已影响到了中国留学生群体在西方高等教育领域的整体印象。
    
    对此,有专家建议,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学者走出国门,学术诚信问题必须引起大家的关注。从学生个人角度来讲,这是一种学术习惯和道德,影响着留学生未来的专业学习和深造,甚至影响人生的发展方向。拥有良好的学术习惯和道德的人,在未来的事业发展中将走的更加坚实。从中国留学生群体的角度来讲,学术造假或者不诚信的行为,将会影响到国外高等教育体系对于中国留学生群体的认知,这对于整个中国学生群体来讲,十分不利。从整体的教育环境来讲,中国的教育体制可以适当学习和借鉴西方学术诚信的方法和体系,一方面有利于改善国内的学术氛围,促进与国际接轨,另一方面也能使中国学生尽早了解国外大学的规则,避免一些不必要问题的发生。
    
    中介市场仍需规范
    
    
互联网的发展降低了留学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门槛,当前,在留学服务业出现如下趋势:一是中小型工作室大量涌现,这些中小型工作室除口碑外,主要依托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为公众提供服务,如微信、微博、淘宝等;二是出现了一批互联网留学平台,如51Offer、云飞跃等,通过互联网获取和分发留学生源,但也有一些平台开始进行业务转型,如决胜网从最初主打留学服务平台转型成为泛教育导购平台;三是传统机构向产业上下游延伸,如留学中介机构提供语言培训服务,语言培训机构提供留学申请服务;四是服务链条延长,随着留学人群低龄化,修学研学和境外落地服务成为新的增长点;五是传统机构更加重视线下渠道的拓 展,如通过预科项目、与中学合作国际班项目等,提前“跑马圈地”。
    
    由于留学中介服务是个性化较强的教育咨询服务,目前整体用户满意度不高。《报告》显示,对留学中介服务不满意的人数达到35.71%,而表示满意的人数只有9.09%。
    
    有专家分析,随着我国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质的审批权额下放,大量机构涌入留学中介服务行业,而行业的统一服务标准规范又未及时出台,一些机构在办理留学申请的过程中,为了谋求利益不惜在申请材料中协同造假;一些留学中介机构在与客户签署《委托办理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中出现了只保护自身利益,忽略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不公平条款等现象导致针对留学中介的投诉量呈显著上升趋势。例如,2014年全年对留学中介的投诉量为73起,而2015年上半年投诉量就上升到117起,其中,关于合同的投诉上升最多,占到总投诉量的八成。
    
    为了理清留学中介、培训市场的不规范乱象,10月24日,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发布了《自费出国留学行业标准》,参照国内外相关行业的标准,从资源与设置、组织与管理、业务与服务、行业影响与社会评价等5个方面,为留学机构设置了评分标准。同时,依据该行业标准,留学培训行业的相关从业人员,也需要通过岗位培训、考试以获得专业能力证书,证书两年一检,通过4次年检后可终身免检。
    
    (2015-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