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新闻排行

科研创新就是永远挑战未知

欧阳钟灿院士在浙大作报告

发布时间:2016-11-28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 柯溢能浏览次数:1650

他是清华大学第一位毕业理学博士,他是中国最早进站的博士后研究人员之一,他是中国博士后群体中成长起来的第一位院士。他是理论物理学家、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说起他的传奇远不止这些。

11月25日下午,“科学与中国”院士巡讲团——科学道德主题宣讲报告会在浙江大学举行,欧阳钟灿院士在题为“科研创新就是永远挑战未知:从红血球、胆结石及病毒形状之谜谈理论生物物理”的报告中,与浙大师生分享了自己求学、科研和育人的诸多点滴。

他自认曾是一位“民科”

从1968年被分配到兰州化工公司,欧阳钟灿院士一呆就是十年。干了两年汽车搬运工、修理工后转入仪表车间当仪表工。“在集体宿舍时期,每天晚上,同事们在双层床的下铺打扑克,我在上铺看我的书。”欧阳钟灿院士那时就已经接触到柏格曼《相对论引论》和布罗欣采夫《量子力学原理》,并对对爱因斯坦与玻尔关于量子力学的争论尤感兴趣。

“当时,我就是活脱脱的‘民间科学迷’。”欧阳钟灿院士笑着对浙大师生说,他当时就尝试着写论文,表达自己的观点。正是在“白天劳动,晚上学习”的自学与多学中,1978年非科班的欧阳钟灿考上了清华物理系研究生,进而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论文的评判“活着”很重要

1977年,一篇署名为欧阳钟灿的论文发表在《化工自动化及仪表》杂志上,那时候他还在兰州化工公司工作,如今再去检索这篇文章,依然具有高引用。

1978年后,欧阳钟灿院士在攻读博士学位时,对论文选题液晶非线性光学的研究中,发现了与当时主流观点不相一致的情况。他用一个暑假手工计算,最后验证了自己观点在正确性,而这一观点至今仍被广泛使用。

“我非常认同一个观点,那就是论文‘要活着’”。欧阳钟灿院士表示,衡量论文的质量,其持久的影响力很重要。

科学人生独具魅力

欧阳钟灿院士在报告会上,不时展示自己与导师、与学生的合影,他认为这是人生中值得回忆的部分。特别当讲到自己学生目前的研究成果、科研动态时,他总感到骄傲与自豪。

欧阳钟灿院士还围绕凝聚态物理中生物膜液晶模型理论、液晶物理及应用基础理论,阐释了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和与之相伴的科研过程。通过一组组数据和图表,欧阳钟灿院士表达了在科学研究中,数据计算的严谨性和归纳演绎的严密性十分重要,展现出科学的独特魅力。

报告会当天正好是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90岁生日,欧阳钟灿院士动情地说:“自1985年开始实行的博士后制度,就是根据李政道的建议创立的,我非常感谢他的这一倡议。”

欧阳钟灿院士曾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他读研究生时家属还在厦门工作,博士后制度有规定,家属可跟着进京。“如果没有这个家属随调政策,两地分居,家庭势必会牵扯到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全家到北京后,可以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科研当中。”

(柯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