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浙大报道  人物

84岁浙大“倔”教授的动人一课

发布时间:2017-12-15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柯溢能 2680


近日,一段视频在网络热播,头发花白、84岁高龄的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蒋克铸,坚持站立上完一课,这其中他还一丝不苟地做着板书。

这是蒋克铸教授给同学们补上的“最后一课”,三个小时站立,师生四次请他坐下休息一会,他却很是“倔强”地说:“站着上课,是一名教师最基本的素养。”

阔别讲台近十年,用2周时间准备3小时课堂

蒋克铸教授今年84岁,退休20多年,之前他主讲的《机械原理》和《机械设计学》都是浙大机械工程学院的热门课。舍不得珍爱一生的教鞭,他退休后被返聘到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直至2008年。

今年10月,他提出再登一次讲台,为同学们上一课。“我就是想分享一下我的经验,年纪大了怕留下遗憾。”他说。

11月10日下午,打破往常的作息。蒋克铸踏上购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26寸凤凰牌自行车,从家属区赶到教室,本来只需要10分钟路程,但他却提前了整整半个小时。“阔别近十年的讲台,我们能感受到老教授对教书育人的那份眷恋。”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生党总支书记项淑芳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

1时30分,课程开始,蒋克铸缓缓走上讲台,因为年迈,他的双手先搭在了讲座上,一个借力,登上了讲台。站定,全场掌声雷动,蒋克铸向同学们深深鞠了一躬。

他说,年纪越来越大,就特别想回到课堂上给现在的学生们讲讲自己的教学经验,将自己一辈子积累的知识传承下去。现在的条件好了,不缺设计学的教材,但里面有实践经验的少之又少。机械学院博士生张鸣晓说:“84岁高龄的蒋老师连站了三个小时为我们授课,字字句句,那么严谨认真,那么铿锵有力,这种无私奉献和使命担当,深深地感染了我。”

蒋克铸年轻时是体操和跳水运动员,在运动中半月板撕裂,多年来膝盖不便。在讲课现场,大家四次请他坐下讲课,但他总是摆摆手,一直坚持站着讲了三小时。他说,站着讲课,做好板书,是他这代教师的必修课。

“只有站着上课才能示范和演练。老师在写题和画板书的时候,学生同时在动脑。所谓‘教授’,就要在‘教学’时‘授予’,最关键的是示范,不然与网络授课又有什么区别呢?”

讲好课就是 “演好一场剧”

讲到工程实例时,蒋克铸鼓励同学们深入实践才能有真正的体会。他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一张1米×0.6米大的泛黄的图纸,这是他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为建设富春江水工机械厂绘制的。

“我讲课常常要用到各种教学‘道具’。”蒋克铸说,通过这张图,他想告诉大家系统的思维,要从总体的角度来认识问题。

打开蒋克铸的资料包,还有很多讲课时的“道具”——手绘幻灯片。这些工程设计幻灯片多是他自己画在纸上,再通过复印技术到塑料板上。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画面依旧清晰。

说到上课的这些道具,还有个令人难忘的故事。199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上完课后几位同学依旧兴致勃勃地与蒋克铸讨论内容。由于天黑一不留神,蒋克铸滑进了有一人多深的水池。冬天的水沁入棉袄,钻心地冷,但蒋克铸做的第一个动作是把课程幻灯片举起,“道具”顺利上岸后,他才让同学们把他拉出水池。

蒋克铸说,上好课就是“演好一场剧”,道具之外,最重要的是“剧本”。

一场剧,即便来自厚厚的名著,但剧本还是需要再创造,才能被观众看懂。上课的课本也是如此,不能通过教材生搬硬造上去,而是要通过自己的思路重新调整。“我会重新编课本,让同学们的思路跟着课本思路走。”蒋克铸说,这样既有重点,同时也让同学们课堂中动脑。

在上《现代工程设计》一课时,为了让课程内容紧跟时代,蒋克铸每年都要去上海最大的工业展览,收集样品和画册用于课堂。

现代教育有个遗憾:一代人离开后,实实在在的经验没留下来

“我造物,故我在;我育人,故我在;我创思,故我在。”这是蒋克铸写给自己的墓志铭。他说,一个人一生的价值就是要为周边的人留下些什么,这也是他退休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有个“银丝带助老”活动,经常会派代表看望他,但蒋克铸并不愿意“享这份清福”。他说:“我拿着国家的退休工资,还拿着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证书上写着‘对高等教育有特殊贡献’。难道我退休后就白拿着这份津贴享清福?”

为了继续发挥自己的贡献,1994年退休后,他继续给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上课。

但年纪越来越大,蒋克铸很着急。他感受到现代教育的一个遗憾:老一辈离开后,实实在在的经验没留下来。“现在有的年轻人还在重复我们以前的弯路,其实每位老同志都有很多的知识财富可以传承。”

退休的时间,蒋克铸写了“教育法十则”,把自己的教学心得传给年轻教师。“科学研究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教学法的研究除了所在问题的复杂性外,还要研究人的思维。”蒋克铸说。

“教书和写书,正如同教学与科研的两种认知。”蒋克铸说,写书要求的是上升到理论,拿个版权。讲课是要用最少的时间,交出最好的答案。老师要自己先消化好,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蒋克铸把大量的时间都给了学生,他把电话留给了每一节课的学生。他说,只要有一位同学愿意听,他都会认真地讲下去。

(文 柯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