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浙大报道

束景南:我了解王阳明,比了解自己还了解他

发布时间:2019-09-20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杨金0

十余年的资料搜辑考证,查阅二万多种古籍,二十多年的潜心研究;煌煌四卷本的《王阳明年谱长编》,光手写的书稿就有三千页,重达四十斤。

浙大古籍所教授束景南的《王阳明年谱长编》一经出版就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反响,被学界评价为旷世巨著,甚至还有学者认为此书足可代表二十一世纪阳明学研究的最高水平,也成为束景南后半生学术探索的代表成果。20189月,该书获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一等奖。

 

历阅书海,方得始终

1978年,束景南成为文革后首届研究生中的一员,考入复旦大学,学习中国古代文学,师从陈寅恪的大弟子蒋天枢先生。他说:当年在学校,蒋先生对我们极其严格,甲骨文、青铜铭文等古文字都要学习。我虽然主修先秦两汉古典文学,但兴趣广泛,对哲学、历史都非常感兴趣。他回忆,有一次到蒋先生家中受教,有幸拜读了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手稿,自己也产生了要为王阳明写年谱与大传的念头。

到了浙大后,束景南就正式开始了对王阳明的研究。提起王阳明,他说:我研究了二十多年,可以说,我了解王阳明,比了解自己还了解他。五百年来,有人说王阳明是最反动的思想家彻底的唯心主义哲学家镇压农民起义的刽子手,又有人说他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第一完人神奇圣人千古一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何褒贬如此不一,大起大落,他的心学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思想,我想要一探究竟,这是二十年来促使我为王阳明写年谱和大传的根本动因。

研究王阳明,有三个挑战首先要面对:一是王阳明的相关资料很少,二是在总量很少的资料中还存在很多错误,三是一些相关传统说法也有很多错谬。

为了搜集到更多足以支撑研究的资料,他翻阅了二万多种古籍,从明代到近代,直到当代,做了大量的笔记摘录。白天在图书馆古籍室,手抄誊写各种所需资料,晚上就整理研究并考证它们,多年下来,把浩如烟海的大型古籍丛刊丛书全都查阅了一遍。除了浙大图书馆古籍室,束景南还常到浙大中文系图书馆查资料,他说:那里有很多老先生留下来的线装书,上面积满了灰尘,我一个人坐在里面,一本一本地查过去,并把有用的资料抄写下来,手指头都翻黑了。

束景南说,研究王阳明,一定要从开拓挖掘资料入手,要不惮烦难,全面查找,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如浙大艺术学系资料室中丰富的书法和绘画资料,也是珍贵的资料宝藏,束景南通过细致地研究书画上的题诗、批注、跋文等内容,找到了一些从未被发现的王阳明佚诗佚文及其相关证据。

在年谱创作的这些日子里,束景南都采用手写创作的方式,以每天写三页的速度,写了三年时间,终成三千页手稿。他笑称,自己同时也完成了属于个人的书法作品。与电脑打字相比,通过手写,印象更深刻,并且能有更深入的思考,脚踏实地,考证细节,不断地对作品精益求精。尤可贵的是,束景南在完成《王阳明年谱长编》后仍旧不断地補证、修订它,永走在学术探索和创新的道路上。

《王阳明年谱长编》一书也在写法上突破了历来传统的年谱写作模式,百科全书式地对阳明学文献研究生平研究思想研究三大领域作了全面探讨,包罗万象,特色鲜明,具有宏大的学术史与思想史的意义与价值。正如束景南自己所说,做学问要文史哲融会贯通,用思辨考证的方法去驾驭海量材料,方能游心其中,超越其外,多有所得。

 

,求真求是

说到《王阳明年谱长编》书中的创新和突破点,束景南两眼放光,兴奋地谈起自己如何在资料文海中发现线索,又是如何顺着线索往下各个击破,查得历史真相。他更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侦探,游走于历史时空之中,侦破桩桩悬案,解开多年未解之谜,填补历史空白。

例如,在阳明贬谪龙场驿事件中,钱德洪在《阳明先生年谱》一书中编造了阳明遭特务追杀、投海遇仙、驾飓风游海南逃,入武夷山破庙、遇虎不食的神话,误导了世人五百多年。对于这一神话版本,束景南进行了仔细详实的考证。根据王阳明好友湛若水写的《墓志铭》和王阳明弟子季本的文章《阳明先生游海诗跋》,作了多方面细密考证,确凿证明游海神化故事是出于阳明本人虚构,不过旨在佯狂避祸,讥嘲抨击朝廷的昏君权阉而已,由此破解了阳明正德二年游海的千古之谜。

又如关于阳明的诗学思想、歌诗法及其诗歌文学创作活动,历来不明。束景南详细考明了阳明同前七子、茶陵派等的诗歌唱酬交游活动,发现了阳明的九声四气歌法。这一重要发现,来源于一本名为《虞山书院志》的书籍,该书本和王阳明研究本没有太大关系,但通过束景南的深入探索,不但揭开了九声四气歌法的奥秘,还顺藤摸瓜,进一步明确指出了王阳明与明代心学奠基者陈白沙古诗歌法之间的渊源,证明两人早在成化十九年已相识,并且王阳明家中的天泉楼也是根据陈白沙的《题心泉》诗命名的,可见陈白沙的心学思想影响了王阳明思想发展的一生。

束景南说:年谱之作无他,唯在求真、求实、求是。我想通过我的研究,打破阳明学在日本的神话,让阳明研究回归中国。他对自己写《阳明年谱》与《阳明大传》提出了一个根本的写作原则:一切凭材料说话,一切据事实立论,反对说无根据的空话。

针对年谱中提出的若干重大而未能展开详论的问题,他又进一步写了一系列详密的考辨专文,例如《静入窈冥:王阳明向尹真人学道的再考辨》、《王阳明正德十四年的良知之悟》等。通过详实的考证,细密的推理论说,束景南跳出了五百年来将王阳明神化的思维定式,破除了多年的误案、悬案、迷案,书中内容之丰富全面,考证之精密严谨,也为世人呈现出了一幅宏大多彩的中国中晚明阶段文化思想画卷。

(/图 杨金。部分图片由受访人提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